“听说他每顿要吃四两饭?”;“听说他24小时以厂为家?”;“听说他是我们这儿第一个有房有车的人?”;“听说他还挺会享受老是去盲人按摩,还经常吃点铁皮枫斗精之类的保健品?”;“听说他还烧的一手好菜,喜欢品尝美食?”你们在说谁呢?哦,原来在说他啊。他是谁?他就是盛元印务公司生产部经理助理许伟丰同志。
93年,还是懵懂少年的许伟丰加入了当时还是杭州日报印刷厂的生产部报业车间,一台201报业轮转开启了他的印之路。之后参与的罗兰机、高斯机、高堡机等一系列先进设备的安装和投产一一印证着他的成长之路。他并没有专业的学历,也没有特别的专长,但他靠着自己的努力好学,刻苦钻研和持之以恒的精神获得了领导的认可、同事的信任、命运的垂青。现在车间里年长一辈的同事都称呼他“许工”,年轻的同事们则都喜欢喊他作“大佬”。

他不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仅凭经验、埋头苦干一身臭汗的劳模形象,而是一个与盛元一起发展、进步,有着人生追求,懂得不断提高自己的人,是如今天盛元人精神的一个缩影。

许伟丰的年纪不大,但是他是盛元的老员工了,可以说他是见证着盛元从无到有,伴随着盛元一起成长,他就是盛元的一个缩影。我的印象中,他除了工作非常认真之外,还是一个懂生活、会生活的那么一个人,这和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老师傅型的劳模人物有着很大的区别。盛元刚成立的时候在商业印刷领域可以说我们是“摸石头过河”,没人具备丰富的经验,他就把家搬到了厂对面,24小时以厂为家,但是如果你说他就是一个工作狂,那也就是误会他了,他在工作之余也不忘生活,懂得适当的保养下自己,去做做推拿、吃点营养品什么的。也是我们这里第一个买房买车的同志。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虽然学历不高,但是脑筋非常灵活,非常好学,闲暇之余时常看书提高自己,也善于用自己的方法学习。刚工作那会儿,他在教育学院下面一个校办印刷厂干了一段时间,业余时间,他就钻在学校二楼的图书馆,看书查资料。在04年引进商业印刷机的时候,他就自己花钱买了台摄像机把整个装机、培训的过程都给拍了下来。用他的话说就是有问题可以随时翻看。平常工作中一遇到问题就及时打电话给厂家工程师询问,不放过每一个小细节。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股子精神,他一步步从机台上一名普通员工成长起来,现在成为了我们生产部经理助理。
资源管理部  郑晓瑜


这个大佬有点“精”,有点“急”,
有点“闲不下来”

我初到盛元时,许工就已经是商印车间的主任了。一头短发,干净利落,小眼睛,有几分神似 “中年版的林丹”。那时的他几乎每天都穿着那标志性的“超级玛莉牌”吊带裤穿梭在各个机台之间,早上晚上,车头车尾,哪里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就像有“分身术”一样几乎无处不在,本可以轻松指挥生产调度的许工 “完全闲不下来”,鲜少有看到他安逸地坐在办公室里的。
这位视生产如搏命的大佬顾惜生产是出了名的。“印了多少?还有多少?抓紧!”“抓紧抓紧再抓紧!”类似这样的话整个车间机台的领班们都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要是哪台机器出了故障影响生产,那他就“急”得连打个电话给机修的时间都顾不上了,一个人一股脑门儿趴在机器上先摆弄起来了。如果硬是把盛元比作一个篮球队,那他就是那个集抢板、助攻、抢断、防守于一体的“超级蓝领”了,没有华丽的数据却有着不可或缺的贡献。
除了督促日常的正常生产之外,整个车间的一张废版、废纸,一块烂木板他也都尽收眼底,一定要盘算着实在没有利用价值了再扔。不想这么粗犷的外表下居然藏着一颗如此会精打细算的“CPU”,颇感意外。每每机台印完一帖产品想要下版的时候,总是能看见他大老远瞪着眼睛冲着机台的人喊:“哎!别扔别扔,这次的后面还有用呢,擦干净留着先!”天!我心里嘀咕着,这车间主任 “精”得都快变成“变废为宝”的废物回收利用大王了,估计这么多年下来他为公司省的钱可以再买一台机器了!
尽管只是些小事、小东西,但我们却也不难以小见大,这份朴实无华的作风实属难能可贵,尤其值得我们这些晚辈后生学习。
生产部  钟金明硬汉也柔情

    说到许工,还要追溯到04年的时候,我刚进杭报,那时我在2号大高斯,许工是3号大高斯的机长,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我们夜班下班都9点钟了,他还在机器上处理当天遗留的一些问题,给设备做维护。那时就听同事说,他就是许工,典型的工作狂,“硬汉子”。真正跟许工的接触是09年我调入商印车间以后,一段时间的日常工作和几次装机之后也让我看到了许工粗犷外表下体贴的一面。
商印车间机器经常24小时运作不停,设备高负荷运转,机台操作人员也是如此,他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尽管他貌似看起来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但确总是用他自己的方式让每一位员工体会到他的无微不至。公司新买的上光机开机时由于空气流通不畅,味道极其难闻,他得知后第一时间为员工购买口罩。赶上车间生产任务不赶的时候,他总是尽量安排平时劳动强度大的员工休息,赶上自己午休,他却总是一个人在帮忙整理车间,打扫卫生,哪位员工有困难,他也都会给予更多的关心。
为了照顾工作,他甚至把整个家都搬到了公司对面,也许有些难以置信,但事实确实如此。许工和他妻子都是外地来杭创业的,夫妻俩平时也都是忙于工作,周末时常没人带儿子,所以经常可以看到不忍心撇下生产的许工周末会牵着儿子在车间转悠然后询问生产进度的场景。第一次目睹这样的场景也是我调来商印车间之后的事了,后来还听说他对自己的妻子也是疼爱有加,没想这么一位同事们心目中的“生生不息” 又“大嗓门”的硬汉也有体贴柔情的一面,着实叫人刮目相看。生产部  胡勇

他是一个“矛盾体”

说他是一个“矛盾个体”真是毫不夸张,他“时间观念极强又极差”。
说他“时间观念极强”是针对生产的,每每一个新的生产工单刚下可能连文件都没传他就已经在计划安排生产任务了,也总是他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到我们印前询问出版情况,多少时间出什么版,印什么,印多少产品都尽在他掌控规划之中,容不得半点差池,简直就跟电脑程序一样。
可是他对待自己又是“时间概念全无”,有点上班却又没点下班。记得在2004年底,小高宝刚刚装机的时候,许工经常白天在公司,晚上也在公司,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我们经常说“以厂为家”,但在我十多年记忆中,真正能做到以厂为家的人许工是第一个,耐得住寂寞、顶得住压力,踏实无私的投入工作,真是常人难以做到的。那时候的许工还有没有成家,有人私底下开玩笑说,“许工有女朋友了,还是个洋妞,名字也很好听,叫COMET(文译为柯美特,是一种印刷机型号),而且是个富家女,身家好几千万类,这几天许工天天不回家陪洋妞呢”,听完大家都乐了。
一转眼,时间过得真快,看现在的许工,除了收获事业以外,还收获了幸福的家。生产部  董雷

他不做大哥好多年

现在的许工已经是生产部经理助理,本可以淡出一些车间的琐碎杂事,但许工的名字却似乎总是和“车间”、“机台”和“生产”这些词紧紧的拴在一起。不管是什么时间,发生什么样的突发情况,只要车间同事一个电话他几乎都随叫随到,主动出面解决困难,勇敢承担责任。
一次,轮到我夜班带班,机器升降出现故障运转不起来,无奈之下我一个电话“call”给了他。本想只是汇报一下生产异常,结果谁知道几分钟之后他就出现在车间里了,看看时间差不多已经是凌晨3点多钟了,真叫人难以置信,不知道他是失眠呢还是失眠呢还是失眠呢……类似这样的场景也已经不止一次地收入在我的脑海里,除了敬业,我们还能怎么评价他!
“不要逼我留恋,不要逼我想念,我会翻脸……”其实真正最留恋的却正是他本人。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他悉心耕耘的收获,所以至今他都如此珍惜,如此留恋。生产部  于建骅


他比一般小伙子“早熟”

一个男孩要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总有一段漫长艰辛的路要走,但许伟丰似乎比一般的小伙子都来得“早熟”,从93年他进入印务中心开始我就一直很关注他。那时的许伟丰还是个毛头小伙子,但干起活来倒是一点都不逊色,很能吃苦,完全不像20出头的“愣头青”的感觉。不仅如此,他的“执着”也是出了名的,尽管没怎么受过高等教育,但硬是靠着自学和函授,于2000年获得北京印刷学院的大专学历,着实给身边的同事树立了榜样。他的这种与时俱进的学习态度,伴随着公司业务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在公司商业和包装印刷方面做出了不菲的贡献!
现在的许伟丰和我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他始终保持一贯的严肃认真的态度,孜孜不倦的带领生产部的同事默默奉献。十分感谢他的默默付出!
生产部  王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2009-2010 syyw.net | 浙ICP备09085173号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 Free Version